試管嬰兒 治療的血與淚

2019年3月份筆者正式開始到一家生殖醫學中心實習 試管嬰兒 治療,之前一直是在胚胎實驗室還有中醫臨床的筆者,終於要接受完整的西醫臨床訓練了!讀博士期間也有短暫的在臨床學過問診寫病歷和開藥,但是像這樣系統性的接受訓練是頭一回,開始沒多久就發現自己還欠缺很多,尤其是第一天上場獨自跟病人問初診,問完後回過頭讀病歷就馬上發現漏掉好多東西,或者是寫下來的病歷邏輯順序不通暢,需要從新寫過,真的是震撼教育啊!

組成家庭有的時候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…

獨立問初診和在教授旁邊跟著問診很不一樣,不孕症治療的過程跟一般人病症差很多,在問病人話的時候,更像是個偵探或是警察,要把病人從出身到坐在你面前的好幾十年歷史都問清楚,吃過什麼藥,做過什麼檢查手術,生過幾個小孩,交過幾個男朋友,嫁過幾個老公,全部都要挖出來交代的一清二楚,而病人很奇妙的都不喜歡講清楚說明白,都要一問再問才會說實話,但是病人並不了解,不說實話醫生確實很難給出最好的診斷和治療方法!最誇張的還有要完完全全地從醫生角色轉換成偵探,在中國做 試管嬰兒 必須是合法夫妻關係才能做,而且在做的當下要提供所謂的結婚證,就有病人帶著假結婚證來想做試管被當場拆穿,這種時候就很倚賴醫生的談話技巧了,拆穿不夠理直氣壯可能會引來病人家屬的醫鬧,而警察基本上不管這種事情的,所以要非常立場堅定,上週就遇到醫生很明白的對病人說,你們的結婚證就是假的,你現在承不承認?不承認我們就打電話報警!(雖然內心知道警察不管)這麼直接的被拆穿,病人就氣勢薄弱的說承認,然後摸摸鼻子走了。

在做 試管嬰兒 的過程,形形色色的人都會碰到,一進來診室就跟另外一半吵架的,或是一坐下來就開始哭的都有,指著老公罵他沒精子的,或是白著一張臉說都是自己的錯所以生不了小孩的也有,甚至是去年才白髮送黑髮,今年就回來要生第二胎的,都讓人不慎唏噓。有些人會說醫生讓人覺得很冷酷很有距離感,但是一天要承受這麼多的情緒,不把自己的心情武裝起來是很難不受到影響的。中國的生殖醫學中心不像台灣或是歐美國家,會有診所的心理醫生或是心理諮詢,醫生還要同時做心理諮詢的服務,甚至是夫妻關係協調,其實承受的壓力非常大,並不合理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系統性的把心理諮詢這一塊也正式得納 入試管嬰兒 治療的流程中。

試管嬰兒 治療過程中,最讓人感到疲憊的就是不確定性,成功率雖然在那邊(35~40%),代表在一般情況下三次就應該要成功一次,不過數字就是這樣並不能保證什麼,也有可能三次都不成功。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,對於想要小孩的渴望,需要多強才能撐過這樣的打擊呢?人生好難,想生小孩要早,但是沒有什麼人能控制人生的步調吧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